用户名 密 码
当前位置: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

行业动态

News

 

山西经济的危与机——2014经济运行启示录

2014-12-25 14:33:48 4305

   英国女小说家弗吉尼亚·伍尔夫曾经讲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:“1910年的12月,或在此前后,人性发生了变化。”西方文学史家据此将这一年份视为现代主义文学时代的开端。
        许多年后,人们也许会把2014年作为山西历史的一道分水岭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年,塌方式腐败、断崖式下滑、立体性困扰如同三座大山一样沉重地压在我们身上。生还是死?哈姆雷特的生命之问强烈地拷问着山西。
        山西到底怎么了?山西经济的未来在哪里?
        不经历挫折,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的道路。只有将危机看作实施变革的契机,山西才能转危为机。
        可以预见,净化政治生态,实现弊革风清,重塑山西形象,促进富民强省这四句话将决定山西的未来走向。
        冷与暖
        冷: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暖:省委省政府的信心、勇气、智慧
         “以前每年外销上千万元的铸件,今年眼瞅着快‘翻篇’,还销不够300万。”在柳林县青云铸钢厂厂长马生荣看来,今年冬天来得格外早。
        老马给本地洗煤厂、水泥厂供应了多年的铸钢耐磨件,业务量一直挺稳定。但今年以来,不少老客户或者停产或者半停产,这让他的买卖也“咣当”一声降至冰点。
        在山西,马生荣不是孤例。不少企业都有同样的感受:今年的生意很不好做,“别说赚钱,保本都难”。
        一季度增长5.4%,二季度增长6.1%,三季度增长5.6%。
        山西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任务,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(在年初全国“两会”上,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7.5%)。然而,我省迄今连续三次亮出的“成绩单”,均与这一目标相距较远。
         “我省实现全年预定增长目标的难度较大。”尽管比赛终结的哨声尚未吹响,但根据前3/4场的表现,作为“场外评论员”的一些省内经济研究机构已经给出了这样的预判。
        资源型经济特征决定了工业是山西经济中当仁不让的 “大头”,工业经济好坏直接带动和影响全省经济。这样一组数据让人揪心:前三季度,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.1%,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.4个百分点。10月,这一数字降到3.8%;11月,又降到3.3%,工业增加值增速呈现连续下降态势。
        古交,全国最大的主焦煤生产基地。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这座因煤而生的城市风光不再,民营煤焦企业所剩无几,基本都陷入停产状态,不少煤企员工待业在家。当地出租车司机感叹,以前每天轻松进账三四百元,现在日平均收入还不到200元。
        国际金融危机时期,我省经济下行从2009年持续到2010年即呈现V型反弹,增速重新恢复到两位数;相比当时,我省本轮经济下行持续时间更长,从去年第一季度到目前已经将近8个季度。而且鉴于工业用电量、铁路货运量等先行指标均保持较低位的增速,本轮经济下行迄今还看不到走出来的迹象。
        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表示,随着经济增速的大幅回落,目前的山西正在经历一次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。
        山西经济为什么遭遇滑铁卢?
        省委书记王儒林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煤价大幅下跌使我省经济发展陷入困境,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出‘断崖式’下滑。”
        省长李小鹏告诉我们,受煤炭行业需求不旺、价格下跌等当前因素,以及经济发展结构不优、质量效益不高、规模不大等长期问题影响,经济运行仍处于最困难的时期。
        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,三晋大地一片萧瑟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欣慰的是,即便“气温”骤降,经济学界也并未唱衰山西。
        信心源于两方面——
        放眼看全国
        中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、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“三期”叠加的新阶段,在这一大背景下,中央提出了关于“新常态”的重大战略判断。这表明中国经济将彻底摆脱过去的 “速度情结”,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。在这一阶段转换的关键时期,增速适当回落是经济回调过程中出现的必然现象,也是必然承受的代价。
       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指出,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,没有改变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判断,改变的是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内涵和条件;没有改变我国经济发展总体向好的基本面,改变的是经济发展方式和经济结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必须放弃‘盯着GDP排位看、围着增长速度转’的固有思维,适应经济‘新常态’。只要经济还在合理区间内运行,能够守住民生底线,一些指标适度回落是可以接受的。”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在一份分析报告中认为,虽然整体经济形势不容乐观,但从我省现有指标看,就业、物价等表征是平稳的,没有出现大起大落。同时,手中有粮心中不慌,百姓有粮人心安定。今年又是一个丰年,我省全年粮食总产量实现“五连增”几无悬念。
        回头看山西
        近期发生在我省的系统性、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是山西历史上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灾难,极大地损害了山西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,极大地阻碍了全省改革发展进程,对山西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的破坏难以估量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个重要的历史关头,省委决定开展以 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,净化政治生态,实现弊革风清,重塑山西形象,促进富民强省”为主题的学习讨论落实活动,带领全省人民努力把这场危机变成推进廉洁发展、转型发展、创新发展、绿色发展、安全发展、统筹发展的机遇。
        有信心,才能有克服困难的勇气;有勇气,才能充分发挥应对挑战的智慧;有智慧,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        省委、省政府的信心、勇气、智慧,让我们有理由相信,英国诗人那句追问:“黑与绿”
        黑:一煤独大,一吨煤的利润买不到一瓶饮料绿:弃黑转绿,在煤炭之外下久久之功
        我省煤炭下滑之快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空间。
        在山西,随处都能嗅到煤的气息、感受到煤的分量。仅煤炭一项就撑起我省工业的半壁江山,如果再算上与煤炭密切相关的焦炭、冶金、电力,这四大传统产业在全省工业总值中的占比达到70%以上。
        但凡产业格局粗放单一的地区,当地经济必定脆弱性突出,大起大落成为难以摆脱的痼疾——这几乎成为一条经济铁律。
        1998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,我省经济大幅度下滑,1999年经济增长降为全国倒数第三;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,我省2009年经济增长全国倒数第一。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严峻复杂,我省经济增长前三季度全国倒数第二。
        多年来,我省经济始终没有走出“资源型经济困局”。全国乃至全球经济环境只要不景气,山西就会很轻易地被“拖下水”,全省大量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,相当一批企业减产、停产,甚至倒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煤价跌得让人心惊肉跳,卖一吨煤的利润还买不到一瓶饮料。”省煤炭工业厅负责人透露,今年1月-9月,全省吨煤平均利润已由2013年的45.16元“跳水”至2.57元。
        据统计,我省5大煤炭集团吨煤综合售价从2011年5月的656.1元,一路下滑到今年10月的323.44元,跌了一半还多。到今年9月末,全省煤炭行业实现利润由2012年同期的380亿元、2013年同期的270亿元下滑到16亿元,仅为前两年的4.2%和5.9%。目前,全省地方监管煤炭企业的亏损面达到61.4%。
        吕梁,是我省经济被煤炭拖住后腿的一个典型案例。
        过去十多年,煤炭资源富集的吕梁曾创造了“全省发展最快、经济增速第一”的财富神话。但煤炭“黄金十年”结束后,吕梁经济在全省下滑得也最快。1月至9月,该市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有267户,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48.2%,比上年同期净增12户。企业亏损总额达到76.7亿元,同比增长29.2%;利润总额为负的27.6亿元。
        吕梁头顶的光环迅疾褪去,将我省产业结构“一煤独大”的问题又一次暴露无遗。如果再不改变这种产业结构,山西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就是空话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这场危机,考验着省委、省政府,考验着企业,考验着每一个人。“纵观历史,每次大的经济危机都曾重创世界经济,同时又催生新的发展机遇。”山西当前的经济形势最严峻,倘若换一个视角看,蕴含的重大机遇也最多。
        山西前所未有地凝聚起了举全省之力为GDP变“色”的共识,催生出了三晋儿女共克时坚的勇气和应对挑战的智慧。
        市场的无情让同煤人深刻认识到,单靠挖煤、卖煤终非长久之计。他们一手发展电力产业,通过重组漳泽电力,加快建设运城、长治、大同三大煤电基地,一跃成为全省第一大电力企业。一手实施60万吨甲醇、40亿立方米煤制气等一批煤化工项目,“深挖”煤炭高附加值。到“十三五”中期,同煤集团煤化工板块可就地转化煤炭700万吨,成为与煤、电并重的第三主业。
        像这样的一抹“绿”色在三晋大地上越来越多。
        今年前三季度,全省三次产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5.1%、4.5%、7.5%,一、三产增加值增速明显快于二产;在亿元投资的大项目中,非煤产业投资同比增长超过20%,而煤炭工业项目投资出现负增长;战略性新兴产业累计完成投资近4000亿元,逼近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一半。
        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,在亿元以上投资项目中,民间投资增速高达40%,而国有投资占比跌破50%。
        专家的解读是:国有投资主要集中在传统行业,民间投资大多集中在新兴行业,两者比重逆转有利于推动山西经济转型。而民间对大项目投资持续高位增长,也表明企业家对未来是有信心的,这对经济下行压力下的山西是一个好信号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解冻破冰,需要久久为功。
        以资源型企业进军旅游业为例,很能说明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截至今年年初,我省资源型企业已成为旅游业的投资主体,215家资源型企业成功转向旅游业,投资总额达到320亿元。但省发改委一位官员坦言,旅游业毕竟收益较小,短期内还难以支撑山西经济的快速发展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煤一挖出来就能卖钱,但搞旅游需要前期的硬件投入和品牌宣传,收益周期相对较长。”一位斥巨资开发旅游景区的“煤老板”表示,自己之所以“相中”旅游,更多的还是看好它的未来。
        春天还会远吗?”
        近与远
        近:“立体性”困扰与“去煤炭化”呼声远:走出一条“六型”转变、“革命兴煤”的新路
        煤炭,不仅让我省经济饱受折磨,还长期面临政治、民生、生态环境的“立体性”困扰。
        在山西,倒在煤上的干部量大面广,因煤炭开采以及利益分配不当等而产生的民生问题积重难返。根据中科院2014年发布的《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》,山西可持续发展总能力在全国排第24位,环境支持系统排第27位,生存支持系统排第29位。
        大同南郊区因为采煤造成的地质灾害涉及5个乡镇、71个村庄和5个商贸工矿区,10万多间的房屋不同程度受损,23万亩耕地因为地裂地陷无法耕种,5万多农村劳动力失业,近7万人、10万头牲畜饮水困难。
        左云县大路坡村,因煤而富,因煤而迁。村民先后投资近600万元3次统一建新房,都因为房子一次次建在采空区上,全部废弃,最终不得不第4次整村搬迁。
        据2011年调查统计,全省受煤矿开采破坏的村庄有2550个,由于民宅受损影响村庄村民户数达到29.14万户,涉及98.87万人。
        2013年,“雾霾”成为年度关键词。这一年的1月,4次雾霾过程笼罩30个省(区、市),在北京,仅有5天不是雾霾天。
        雾霾频频来袭,煤炭似乎成了“肮脏能源”的代名词。一些地方从保护环境、节能减排、治理雾霾的角度考虑,更是出现了大规模“去煤炭化”运动。
        煤炭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?
        对此,国内能源领域权威专家明确回应:中国的能源革命不是“革煤炭的命”,煤炭革命也不是“去煤炭化”。“富煤、贫油、少气”的资源禀赋,决定了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,煤炭作为中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不会轻易改变,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好才是解决我国能源和环境问题的核心。
        国家有关部委表示,在考虑“十三五”规划时将加强顶层设计,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、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。
        由此可见,山西煤炭仍然可以做一篇锦绣文章。
        省委书记王儒林给这篇文章确定了标题——走出一条 “六型”转变、“革命兴煤”的新路,把我省建设成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。
        向“市场主导型”转变,充分发挥市场配置煤炭资源的决定性作用;
        向“清洁低碳型”转变,实现高碳产业低碳发展、黑色煤炭绿色发展;
        向“集约高效型”转变,全力抓好大基地、大集团建设,不断提高矿井的现代化水平;
        向“延伸循环型”转变,重点推进煤炭产业延伸发展、煤化工链条式发展、煤机装备集群发展、煤炭固废综合循环利用;
        向“生态环保型”转变,着力加大采煤沉陷区治理,推进煤炭外部成本内部化,实现煤炭资源开发利用与生态环境相协调;
        向“安全保障型”转变,始终把安全生产放在首位,坚决杜绝重特大事故发生,确保煤炭产业安全发展。
        从这“六型”,我们可以看到主政者的决心:挑战再大也得转型,困难再多也得升级。
        德国北威州鲁尔区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现实借鉴,也使我们有了底气,有了信心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产业结构与当年的德国北威州鲁尔区十分相似,山西被称为是“中国的鲁尔”。
        上世纪50年代,原本以生产煤炭和钢铁为主的鲁尔区,经济快速滑入低谷。之后,鲁尔连续30多年通过大力实施煤炭产业集约化、产业多元化经营、重视采用新技术及治理环境污染等措施,一举走出资源型经济困境,成为一个生机勃勃、颇具独创性的经济和文化城市群落。
        可以看到,我省的“六型”转变方向,与鲁尔区在城市转型中的路径选择、表述虽不同,内涵却极相似。
        从“苦笑”到“微笑”,只需要嘴角稍稍牵动一下,而就是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,对一个企业、一个地区来说,却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,也是要付出千万倍的努力。纵然今后一段较长日子里迎接我们的是雪雨风霜,但相信经历过这场危机的洗礼之后,我省一定会画出自己的“微笑曲线”。
        难与易
        难:难在畏惧挑战和思想转型易:用一颗勇敢的心化难为易
        盘点2014年度中国 “热词”,“新常态”无疑名列前茅。 “新常态”蕴含新的发展机遇,同时也伴生新的挑战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省长期形成的粗放发展模式不可能在朝夕之间 ‘变脸’,‘新常态’下的山西经济将经历结构转变的巨大挑战和阵痛。”潘云说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比挑战更可怕的是畏惧挑战,比抚平阵痛更艰难的是扭转思想。思想不转型,经济转型、产业转型、企业转型都难以实现。
        有几个现象,可见我省经济思想观念之一斑。
        现象一:到今年10月,我省金融机构“存贷比”为58.39%,低于全国平均70%的水平。
        现象二:全国2570家上市公司我省只有35家,其中有10家从未进行过再融资;全国创业板上市公司近400家,我省只有2家;新三板挂牌企业全国1400多家,我省只有1家,全国倒数第一。
        现象三:去年有关部门时点大数据显示,全国平均每秒刷卡800多次,我省只有4次,习惯于大量使用现金。
        现象四:2013年,我省实际利用外资只有29.91亿美元,远远落后于中部其他省。全省经济外向度仅为7.8%,远低于全国47%的平均水平。
        这些现象都说明我省部分企业贷款意愿不强,满足于财富积累,缺乏危机意识和战略眼光。
        在采访中记者也发现,有的企业家片面地将不需要贷款作为骄傲;有的企业家觉得够吃了就行了,不必冒险将企业做大;有的企业创业时合伙投资,做到一定规模后又分家单干,满足于自己当老板。
 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一些官员的 “为官不为”也阻碍了我省的发展。一位民营企业的老板曾向记者诉苦,现在是门好进了、脸好看了,可事就是不办,一个项目审批了好几个月还在原地打转。
        网络上也不乏关于山西人观念保守、落后、缺乏创新精神的帖子,其中有一个网友写到: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为经济落后找客观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,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为经济落后找客观原因。转变思想、深化改革,是实现山西经济转型的关键。
        省委、省政府率先做出表率,革弊立新。
        山西1487个煤检站年内将全部退出“历史舞台”!这样一条重磅新闻,在全国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。
        从今年12月1日起,我省拉开煤焦公路销售体制三项改革大幕,企业代行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、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取消,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、稽查点全部撤销。到2015年年底,我省将启动运行煤炭综合信息平台,为政府依法开展产能监督、运销监管、税费征收等提供依据。
        有评论认为,撤销的是煤检站,放活的是整个煤炭大市场。
        省政府还作出了由省长、市长牵头帮扶重点工业企业的决定,李小鹏省长与各位副省长亲自带头深入企业,一企一策,精准帮扶,全力以赴帮助企业渡难关。
        今年8月,晋中市政府在全省首家晒出“瘦身”版的涉企行政权力等3张清单。原有的5175项涉企行政权力中,最终保留使用1874项,仅占比36.2%。“我们做权力‘减法’,就是为了助力企业轻装上阵,换取市场活力的‘加法’甚至‘乘法’效应。”晋中市市长胡玉亭说。通过持续开展专项整治,全省共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425个。最近,省政府正在加快研究建立全省域涉企收费目录清单制度,进一步为企业发展卸“包袱”。
        在各级政府的推动下,我省企业创新主体加速形成。今年,全省新认定省级民营科技企业102家、省级创新型企业33家、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家;在省政府力邀下,全国土特产电商巨头“贡天下”落户太原,网上销售山西单品600多个,年销售额2.28亿元;全国首款为小微企业量身定做的金融创新产品“升级贷”在晋中“试水”,致力于给小微企业金融“解渴”……
        省委书记王儒林深刻地指出:“净化政治生态是富民强省的基础,实现弊革风清是富民强省的途径,重塑山西形象是富民强省的支撑,促进富民强省则是我们的根本目的,是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是山西3600万人民的迫切期盼,是全省党员干部的历史责任。”
        不经历挫折,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正确的道路。
        经济下行压力还要持续多久?
        取决于我们的行动,取决于我们的信心和毅力。